有关于精神追求主题的三篇小说精练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01 21:57

  病了半年,足迹不曾出病房一步,新近起床,自然想上什么地方去走走。我首先想到的,是北戴河、青岛等避暑的处所。但是衣衫槛褛,不许我有这一种阔绰的行为。最终觉得还是到杭州去好些,究竟是到杭州去的路费来得省一点,此外我还有一位旧友在那里住着。

  下定决心以后的第二天午后,我已经在湖上的一家小饭馆里和这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在吃应时的杨梅烧酒了。

  屋外头是刺眼的阳光,湖面上满泛着微温的泥水和从这些泥水里蒸发出来的略带腥臭的汽层儿。饭馆的灰尘积得很厚的许多桌子中间,也只坐有我们这两位点菜要先问一问价钱的顾客。

  他——我这一位旧友——和我已经有七八年不见了。直到最近,似乎有一位不良少年,在假了我得病的名义向各处募款。我这一位旧友,不知从什么地方,也听到了这一个消息,居然也从他的血汗的收人里割出了两块钱来,慎重其事地汇寄到了上海的XX病院。而这一出滑稽的小悲剧,现在却成了我们两个旧友的再见的因缘。

  他穿的是肩头上有补缀的一件夏布长衫,进饭馆之后,这件长衫却被两个纽扣吊起,挂在墙上去了。所以他和我都只剩了一件汗衫,一条短裤。当然他的那件汗衫比我的来得黑,而且背脊里已经有两个小孔了。

  在饭馆里坐下,点了几盘价廉可口的小菜,杨梅烧酒也喝了几口之后,我们才开始细细的谈起别后的天来。

  “我么?学校里教一个月书,倒也有十六块大洋的进款。说你病倒在上海的养老院里的这件事情,虽然是人家的假冒,但是这假冒者何以偏又要来使用像你我这样的人的名义哩?”

  “暧,暧,说起来知识的正当的用处。我的应用化学的知识,回国以后虽还没有用到过一天,但是,但是,我想这一次总可以成功的。”

  “机械二千元,工厂建筑一千五百元,一千元买石英等材料和石炭,一千元广告。共五千五百元的资本。以后就可以烧制出品,算它只出一百块的制品一天,一年么三万六千块,打一个八折,总也还有两万五千八百块。把一万块钱来造它一所住宅,暧,住宅,当然公司里的人是都可以来住的。那么,那么,只教一年,一年之后,就可以了……”

  “玻璃工厂,一年之后,本利偿清,又可以拿出一万块钱来造一所共同的住宅,这一所住宅,造好之后,你还可以来住哩,来住着写书,好不好,干杯,干杯,干了它这一杯烧酒。”

  莫名其妙,他把酒杯擎起来了,我也只得和他一道,把一杯烧酒干了。他干下了那半杯烧酒,紧闭着嘴,又把眼睛闭上,陶然地静止了一分钟。随后又张开那双红肿的眼睛。大声叫着茶房说:“堂倌,再来两杯!”

  两杯新的杨梅烧酒来后,他紧闭着眼,一只手尽是一个一个的拿着杨梅在对嘴里送。嚼着,眼睛闭着,尽在哼哼地独自说着:“暧,暧,玻璃厂,造一间住宅,一万块钱,一万块大洋。”

  这样的哼了一阵,吃杨梅吃了一阵了,他又忽而把酒杯举起,睁开眼叫我说:“喂,老同学,朋友,再干一杯!”

  我这时候也有点喝得醺醺地醉了,只是沉默着在桌上将两手叉住了头打瞌睡,只听见同蜜蜂叫似的他仍独自在哼着说:“啊,真痛快,痛快,玻璃厂,一万块钱!一所湖滨的住宅!”

  我因为被他这样的在那里叫着,终睡不舒服。就叫堂倌过来算帐。他看见我要付帐,就同发了疯似的,一只手叉住了我那只捏着纸币的右手,一只手尽在裤腰的皮袋里乱摸;等堂倌把找我的铜元拿来摆在桌上的时候,他脸上一青,红肿的眼睛一吊,顺手就把桌上的铜元抓起,掷上了我的面部。“扑搭”地一响,这时候我也被酒精激刺着发了作,呆视住他,大声地喝了一声:“喂,你发了疯了么。”

  “丁当,扑落扑落”,桌椅杯盘都倒翻在地上了,我和他两个就也滚跌到了店门的外头。两个人打到了如何的地步,我简直不晓得了。

  等我由第二几警署的大门口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被晓风一吹,头脑清醒了一点,我却想起了昨天午后的事情全部,同时在心坎里竟同触了电似地起了一层淡淡的忧郁的微波。

  A.作者将朋友只是用人称代词“他”来称谓,而没有实写其名,是想用“他”泛指旧社会的知识分子,由“他”的悲剧人生揭示“他们”的悲剧人生。

  B.“杨梅烧酒”是江浙一带非常盛行的价格低廉的酒,小说以此为题,一方面它符合“我”和朋友的身份,另一方面它又是“我”和朋友消愁的工具。

  C.作者在第三段对饭店的环境进行了描写,突出了饭店环境的狼藉,“我”和朋友选在这样一个饭店叙旧,侧面写出了“我”和朋友的生活都较窘迫。

  D.“大约因为他也是和你我一样的,有了一点知识而没有正当的地方去用”,写出“我对假冒“我”名字骗钱的不良少年的不满及与他同命相怜的悲苦。

  ①在一次次自言自语中,友人的情绪逐步发酵,为后文他的爆发和我们之间发生冲突做铺垫;②突出友人内心对实现梦想的渴望;③表现出当时知识分子才华无处施展的悲哀。

  ① “酒”对我与友人情绪的催化;②我去付酒钱,刺激了友人,导致他把对资本家的怨气迁移到我的身上;③朋友间不再掩饰,流露真性情的同时也可宣泄内心的苦闷。

  睁开眼来,两片嘴唇轻轻一松,就有一个烟圈儿从他嘴边腾起,摇摇摆摆去了一段路,然后停住,好像不知道上前好呢转弯好,得站住了转一转念头,这当儿,那圈子一点一点扩大,那烟色也一点一点变淡起来,大到不能再大,淡到不能再淡,烟圈子也就没有。

  他有点失望。这当儿,他夫人的脚步声从房门外来了,决不会错。老是像拖着鞋皮——拖噜拖噜。他一听见就会头痛。他会立刻想象到自己的脑髓摊平了成为地板,而他夫人的鞋底——拖过!而且,他好像已经是地板了,他看得见夫人鞋底粘着的煤屑、鱼鳞、青菜梗。他两手捧住了脑袋,睁圆着一对恨极了的眼睛。

  他苦笑。夫人进来总是有理由的。然而,他讨厌他夫人屡屡进来,也是有理由的:他不趁这暑假的期间写成一篇“创作”,难道等开了学一星期二十小时的课,百来本作文簿那时倒写得成么?难道因为阿大会撒尿,夫人要换衣,他就活生生“牺牲”了稳可以到手的“创作家”的头衔么?不成的!那怎么对得起他自己呢!——他的“人生经验”,他的“天才”,他的五年来朝思暮想的一鸣惊人的大抱负大计划!五年前他毕业的当儿,不是早已在师长和同学面前——简直是在全世界面前,宣言他要精心结构“创”一部“作”么?已经蹉跎了五年了呀!不成的!那个——简直不成话!

  他无可奈何地往床上一躺,叹口气,喃喃地说:“哎,总得有个书房——书房;没有书房,产生不出——哎,伟大的——”

  他没有说完全,就觉得喉咙头梗住了。阿大要撒尿,夫人要换衣服,当真比他的“事业” 还重要么?笑话!

  第一天是要布置出一个适宜于“创作”的书房来,一眨眼便已经天暗。自觉得“灵感”还没来,就上床睡觉。他有梦。当然是“创作”成功的梦。他从梦中笑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把小指头放到嘴里轻轻咬一下。不错,他感觉得痛,他不是在梦中。“品一会儿茗提提神是好的,”然而因为茶,他就联想到咖啡。对了,咖啡是不可少的。不是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全仗了二万几千杯咖啡?

  夫人将他指定要的黑咖啡买好寄了来时,已经是他在庙里的第四个黄昏。三天来他原稿纸撕掉过十几张,但是摊在书桌上的原稿纸依然只标着一个大大的“一”字。这怪得他么!夫人还没把黑咖啡寄来呢!这个责任自然是夫人负的!

  似乎黑咖啡当真有点魔力的。他坐在原稿纸前面不到十分钟,便觉得文思汹涌,仿佛那未来的“杰作”的全部结构蓦地耸现在他脑子里;“哈,原来早已成熟了在那里!”——他夹忙中还能自己评赞了一句。他像大将出阵似的捋起袖子,提起笔来,就准备把那“原来早已成熟了的”移到纸上去。他奋笔写了一行。核桃大的字!然而脑袋里“早已成熟了的”东西忽然逃走!

  于是他不能不捧着脑袋了,不能不搁笔了。约莫又是十分钟。他脑子里的“杰作”的形体渐渐又显形。他眼睛里闪着光芒,再奋起他的自来水笔,又是核桃大的字,然而,不到半行,猛可地腿上来了一锥,他反射作用地拍的一下,半手掌的红血!就在这当儿,脑子里的东西就又逃走。现在他觉到占有这书房的,不是他而是蚊子。无数的蚊子,呐喊着向他进攻。他轻轻叹一口气站起身来,看看原稿纸,还是第一张,十来行核桃大的字;看看地上,香烟屁股像窗外天空的星!

  很委屈地躺在床上的时候,十分可惜那第一杯黑咖啡召来的第一次“灵感”没有全数留住。“怪不得人家说汉字应当废除呢!要不是为的笔画太多,耽搁了工夫,我那第一次的想像岂不是全可以移在纸上么?——至少是大部!”

  “听说西洋的大文章,从来不作兴自己动笔的;他们有女打字。他们拿着咖啡杯,一面想,一面口说,女打字就嚓嚓地打在纸上。那自然灵感逃不走!”他一面搔着腿上背上的蚊虫疤,一面这么想着,觉得有点悲哀了。

  A. 小说的选材方法很有特点,选取大时代中的生活一角,没有明显地表现重大社会内容, 却从中揭示社会生活的某些本质。

  B. 小说开头部分对他吐烟圈进行较为详细的描摹,生动形象的写出了他无聊烦闷的生活状态,所以才有了要进行创作的决心。

  C. 小说运用语言描写、心理描写和细节描写等多种手法,形神兼具地刻画人物形象,立体展现人物性格,极富艺术感染力。

  D. 小说的语言富于嘲讽揶揄,运用了夸张“香烟屁股像窗外天空的星”和比拟“蚊子呐喊着向他进攻”等多种修辞手法。

  【答案】1. B 2. ①题目中的“有志”与人物的行为构成对比,凸显了小说主人公空“有志”不务实的人物形象;②“有志者”运用反语的手法,使读者在回味中体会其语言辛辣幽默的艺术特点。③突出文章主题,批判某些爱慕虚荣而又志大才疏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1)从形象塑造上看,小说中的他志大才疏,大抱负大计划酝酿了五年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与成果,直到文章最后也没有显示出他形象转变的契机和可能,说明他不会完成。

  (2)从情节安排上看,他一再地为自己创作不成功找借口,强调各种客观原因,尤其是结尾处的诅咒,层层铺垫都暗示了他不会迎难而上完成创作。

  (3)从手法运用上看,本文是典型的讽刺小说,处处反讽,充满讥诮的味道,不大可能最后将反面的人物形象扭转过来,对这个人物的讽刺应该会贯穿始终。

  (4)从主题表达上看,小说从标题到内容,都在批判某些追求名利,且巧于“思”、拙于行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主题鲜明,最后情节的逆转会妨碍主题的表达。

  如果不是为了看电影,鹿山人夫妇是不会千辛万苦撑船来到蛋镇的。鹿山人的妻子身世也很复杂。她是来自武汉的知青。鹿山来了十一个知青,到最后只有她一个人留了下来。武汉没有亲人了,她不愿意回去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和鹿山人好上了。

  从神态和动作就轻易看得出来,鹿山人和妻子十分恩爱。从河边到电影院的路上,鹿山人不断地转过头来问背上的妻子:累不累?饿不饿?晕得厉害吗?妻子每次都是作出否定的回答,还不时给鹿山人擦汗,轻轻摸他的脸……蛋镇人把鹿山人当成了楷模,不少平时经常争吵的夫妇自从见识鹿山人之后竟然变得相敬如宾。蛋镇人还把鹿山人夫妇当成了客人,每次见到,女人们都主动凑上去,问鹿山人:这次又带什么山货给我们?她们往山货倾注了最大的热情,一抢而光,扔下来的钱让鹿山人感到既惊喜又不安。而她们更关心的是鹿山人的妻子。电影还没有开始,她就坐在电影院墙脚下等待。她们围着她嘘寒问暖,有时给她递上一碗热粥,一杯热开水,或者一根冰棍。还有人给她塞人参、鱼肝油、麦乳精甚至雪花膏,被她婉拒了。有一次,鹿山人上船离开了,走了好长一段水路,竟然又折返回来。因为妻子才发现有人在她的布袋里塞了名贵的山东阿胶,她坚决要物归原主。可是没有人承认是自己塞的。大伙都劝地收下,补补身子。但她一再拒绝,决不肯接受。鹿山人很焦急,最后把阿胶交给了老吴,请他代转交原主,她才同意回家。

  这天晌午,鹿山人背着妻子又来到了蛋镇电影院,却在海报墙上看到一张白纸黑字的告示:台风将至,今天不放电影。妻子难掩失望,立马瘫软在鹿山人的背上,用力扯他的耳朵,责怪他来晚了,要是昨天或前天来就不会错过电影。鹿山人不断地解释安慰。他的两只耳朵红彤彤的,都被扯裂了吧。

  鹿山人沉默了。谁不害怕台凤呀?台风来了,摧枯拉朽,地动山摇。还有暴雨、山洪,猛烈得惊心动魄。

  妻子从鹿山人的背上挣扎下来,扶着墙挪步到电影院正门,伸手摸了摸“蛋镇电影院”的牌子,突然莫名哀伤起来,竟掩面低声地抽泣。

  鹿山人知道妻子内心的悲苦,但她还是第一次说出来。平时,她从不埋怨,也从不哀叹,心里最难受、最绝望的时候,也只是对鹿山人说:“我想看一场电影。”于是,鹿山人连夜准备,第二天一早便出发。

  风似乎越来越紧,天空中的云朵也变得慌乱起来。鹿山人不知道怎么说服妻子,只是俯下身子。试图让妻子爬到他的背上,然后回家。可是,她固执地拒绝了。鹿山人尝试性地去背她,被她推开了。鹿山人站起来,要抱她。她躲闪开了,双手抚着电影院的牌子,突然号啕大哭。

  谁也无法劝止她的哭。这不是一个孩子在哭,而是一个内心悲苦的人在宣泄。鹿山人和大伙都束手无策。这样哭下去,对本来就病弱的她来说会雪上加霜。

  这个时候,电影院院长老吴从电影院走出来。“这是哪个龟孙子贴的告示?”他一把撕下自己亲手贴的告示,对鹿山人的妻子说,“今天照常放映!”

  鹿山人妻子的哭声戛然而止,用哀求的眼神将信将疑地盯着老吴。老吴让鹿山人背起妻子跟着他走进电影院。不一会,电影院里便传出片头曲的声音。

  鹿山人妻子脸上的绯红色更加明显,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亢奋。她在他的背上仍兴致勃勃,热泪盈眶。那是电影带来的泪水。鹿山人觉得今天的电影很好,妻子看开心了,他心里感觉特别幸福。

  A.台风、山洪暴发等词语在文中多次出现,既有助于交待故事发生的背景,也能够折射出主要人物的特殊心理。

  B.小说塑造了蛋镇妇女的群像,虽然未对其中个体进行精细刻画,但是也能够凸显她们热心、善良等形象特点。

  C.“鹿山,除了电影院,什么都有”,可能并不符合鹿山人夫妻的物质生活现实,却反映了妻子的深层心理状态。

  D.小说以“深山来客”为题,既能够引起读者的注意,同时也交待了小说主要人物的身份,以及故事发生的地点。

  2.(6分)①看电影作为线索,串联起鹿山人夫妻与蛋镇人之间的故事,使情节更集中、紧凑;(2分) ②看电影是鹿山人爱的承诺,也是妻子化解悲苦的方式,有助于人物内在情感的发掘与表现;(2分) ③看电影反映了时代的贫困与无奈,更凸显了人们对于精神生活的渴求,突出了小说的主题。(2分)

  3.(6分)①小说讲述了鹿山人夫妻之间凄美的爱情故事,与《边城》里翠翠与傩送之间的爱情一样,具有深厚的悲剧色彩;(2分) ②小说塑造了以老吴为代表的蛋镇人的群像,他们善良热心、轻财重义、勇于担当,与《边城》里船总顺顺、翠翠祖父一样,具有淳朴的传统美德;(2分) ③小说与《边城》一样,赞美了心灵的纯净与人性的美好,隐含着对现实生活中古老美德、价值观失落的痛心,具有一定的社会批判性。(2分)

  (如从“情节上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语言上朴素自然,个性鲜明”等角度回答,可根据论述合理的程度,酌情给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